日记集 | 毫无必要的热情

借刘天昭书名一用。太喜欢她了,别介意。

太情绪化的就删了,实属不应该。

再写就再更新。

2019年7月1日

最近杭州的天总是灰白的,如此已有一周。再之前一直下雨,再之前一直暴晒。

1号的时候出去外面跑步了,下半年的第一天,给自己一些鼓励。沿着贴沙河一路向北,原本从未来过这带,不承想有这么多人:老人小孩,跳广场舞的练萨克斯的,我不得不在人行道和自行车道上上蹿下跳着跑,以超过他们。到底还是初夏,白天再热,到了晚上也是凉的。沿河有熟悉的水汽的味道,不是海却有海腥味,想起小时候江滨公园那边的大排档。有一小段路堆了垃圾,味道难闻,跑步又免不了深呼吸,避无可避,只能硬着头皮冲过去。

借来《是梦》四五天了,每晚看一会儿,昨晚看完,长须一口气。那些熟悉的地名,那些每个家庭都会遇上的事情,让我在整个阅读过程中无法抽离自己。眼见起高楼,眼见楼塌了——但,生活还得继续。死生相续,聚散从缘。炳炎自颂云走后,日子「倏忽一年过去,一切好像停留在原地,嘉嘉仍未回来,颂云仍未下葬,麻将输输赢赢扯扯平,开心不算开心,难过也不够难过,只有老虎升级这件事暗暗提醒,日子还在向前走」。老虎在轩宇的百日宴上,感慨自己外公外婆六十年前从北方迁来杭州,自己和韵韵两个杭州人却要离开家乡在北方定居,而轩宇呢,「他对杭州的概念,可能只是个有点耳熟的传说,对此我多少都会感到遗憾,但对于他来说,这是再自然不过的选择。一代一代人来来去去,我们大家身在历史中,大概都是不得不这样。」再回头去看君山寿宴那段,天成心绪不宁,「本该热热闹闹欢庆一场,老虎朗诵的童谣尚算得上积极,姜远的歌却大有孤苦冷清的味道,与这日子的氛围不相称,到了嘉嘉、婷婷所唱,更是凄恻惨淡不忍听。再联想起吃饭时绕梁不绝的靡靡之音,叫人难免生出一种悲叹,莫非眼下的盛景终将付与东流,一切相聚都将在是控制分解、消散,最终归于虚空。」这样看来,hb评价此书为「当代红楼梦」,虽有夸张,但也完全能够理解了。

2019年8月1日

转眼八月,身体已经习惯酷暑,在工地呆几小时吃灰干活也没脾气了,汗在前胸后背流下去的感觉异常清晰;人也变得沉默寡言,所有力气都用来应付高温,身体已经是省电模式了。

一些焦虑的事情似乎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有了方向,看清之后生活就变得简单。这个夏天就好像一个久违的暑假,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眼前的事情就像隔着热气蒸腾的柏油马路看风景,有点置身事外的虚幻与隔阂。

新入一个行业必然是千头万绪的复杂。做酒吧设计和开酒吧这两件事于我来说都是。平时做设计,作为乙方就是根据甲方的需求来力推好的设计,虽然常常改方案改得糟心,但是权责分明,做好分内事情就好。自己做自己业主,那可就麻烦了。首先得做调研、定需求,接着设计,然后在落地过程中于时间、预算、品质三者里艰难平衡。问题会一个接一个的冒出来,前期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那后期新的信息的加入必然带来临时的调整和修改。我从刘天昭的采访中看来一句话,说「做建筑就是一个不断做决定的过程」,她自觉不是一个擅于做决定的人,于是毕业就转行了。我看了特别受用(好吧这有点看了星座性格分析觉得很受用的意思),尤其是在这次酒吧设计过程中,每天都要做无数个决定:这个细部怎么做、那儿错了怎么改、钢板几毫米厚、买什么灯什么桌椅什么碗碟……再往前推一步,设计还是简单的,运营就更难,有更多决定要做:菜单、人事、活动、以及笼统地说出了事情怎么办。中午吃饭时,顾问chef给我们罗列可能遇到的困难,我悄悄抬眼看朋友,人不自信的时候手就会挡在嘴前撑着头讲话,这动作很熟悉,我就常常因此摸得鼻子上粉底都掉光了。谅他家底再好,第一次做餐饮想必还是要承受很大压力吧,可我也无法因此就帮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