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走不可的理由

“有天早上我在吃早饭,是那种一个蛋上面放菠菜的早饭,吃着吃着我就突然想,这吃的特么都什么啊。于是那一刻就决定回国了。”

这是G给我的回国理由。

同一个意思,不,甚至更贴近我想法的,是辗转听到的F的说法:“我希望在我吃到鲈鱼的时候,想到的是关于鲈鱼的诗句”。

更何况《世说新语》里的张翰就跟前面的G一样,在洛阳做着官,突然因想念吴中的菰菜羹、鲈鱼脍,便觉得“人生贵得适意尔,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

这种理由,是唇齿间缱绻萦绕的,是关于语言和通感,是小时候认的字背的诗穿越千山万水而来,绊住你。

我自然知道,抛开感情因素,有许多国外比国内好的理由。但是,人活着,不就靠这点“感情因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