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记] 后门 The Back Door

Martin Creed, The Back Door @ Park Avenue Armory

June 8 - August 7

Martin Creed是2001年Turner Prize的获奖者。其获奖作品“No. 227: The lights going on and off ”是很有争议的一件作品,在Tate Museum展出时甚至“有艺术家往墙上扔鸡蛋以表厌恶”。这次在Park Avenue Armory的展出中也有这件作品。

对于Creed来说,这是他在美国办的最大的一次展览;而对于Armory来说,这也是它办的最大的一次个人展——展厅遍布了这座改造建筑的各个房间。展览是对他二十年来作品的一个整体性的回顾,包括一系列on/off的装置、一些抽象/极简主义的绘画、一个充满气球的房间、以及一系列影像作品等。The Back Door的展览名字就来自于其中一个作品:Wade Thompson Drill Hall的后门随着视频的起止而打开和关闭。另有一个五人组成的铜管乐队不间断地穿梭于各个展览空间,演奏着Creed自己作曲的作品。

On/Off系列的作品包括了:不停开关的房间的灯(G)、不停开合的门(G)、不停开合的帘幕(I)、不停打开又摔上的钢琴盖(K)、视频中极为缓慢开合的嘴巴(M),以及最重要的,后门的开合(N)。黑暗而空旷的Wade Thompson Drill Hall中央的屏幕间断地轮流播放嘴巴开合的视频,没有影像时整个空间是完全不见五指的漆黑。然后隐隐听到乐队从远处的侧翼走出来,吹着欢快的曲子穿过整个空间又隐入黑暗的另一边。然后后门临街的卷帘门轰然升起,光倾泻而入,外面街道上逐渐呈现出汽车和行人,但隔着一段巨大的黑暗遥遥相望,门外的街景显得格外不真实,而耳边乐队的声音还未远去……

另一个很受欢迎的作品Half the air in a given space是一个充满白色气球的房间(E)。参观者需要从一侧的门缝钻进这个空间,然后在气球中摸索前行,循声从房间的另一侧离开。在这个被气球充满的房间里,重力的概念被模糊,人的行为模式因为空间的局限而变得滑稽,同时又有一种好似小时候跳进海洋球一样的异常兴奋的情绪。

不停行进的乐队也是亮点。除了给空旷黑暗的大厅带来格外的体验,他们还排队穿过不停开合的门(要很迅速才能在门关上之前一起全部通过)和不停开合的帘幕,绕过不停打开和关上的钢琴。此外还有一个滑稽的细节,他们在流线结束后需要通过一个员工电梯去往别的楼层,然后回到流线起点再次开始。于是我们就可以看到,在一个哥特复兴风格的建筑中,一队散漫而欢快的乐队演奏着逐一走进了电梯。

在Wade Thompson Drill Hall的侧翼还有一些影像作品(1-9),另外在其他房间还有一些绘画和小型装置,作为对Creed的作品的一个补充。

Park Avenue Armory的大展从来没有让人失望过,期待九月份的Taryn Simon

 

延伸阅读:

去年的另一个展览:《Philippe Parreno的声光电和异次元》

关于Park Avenue Armory:前身是Seventh Regiment Armory,后由Herzog & de Meuron改造为现在的展览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