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和疏离:Hopper的读书笔记

“Maybe I am not very human. What I wanted to do was to paint sunlight on the side of a house."

第一次看Hopper是studio里Michael Bell给我搜的。那时候我在研究怎么看天,他给我看了Hopper的Office in a Small City和Turner的The Fighting Temeraire. 于是我就打印出来订在桌前看了一个学期。那时候完全不认识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两幅画。后来看了更多的,有了大体的印象。最近买了Taschen出的画册来看,仔细读了文章,愈发喜欢。

大概是孕妇效应,刚看了书,就看到两篇写他的文章。一篇是知乎上对于Nighthawks的解析,不忍卒视;另一篇朋友圈看到的蛮好的,穿插着联系了建筑和电影的相同主题。

自己也没有读到能写什么评论,就暂且先做些摘抄和翻译吧。跟上次读《恋人絮语》时做笔记一样。纯作练习和加深理解。另外还要找以前Yehuda课上的Silence那一章的阅读材料来读。

《真实的变形:现代主义者霍普》Rolf G. Renner

尽管霍普有些的作品看起来很写实,它们绝不仅仅只是对现实的一种呈现。它们解构了现实继而重构了现实,并将其转换为超越纯粹经验的存在。就像那些霍普一贯呈现的画中画的视角一样,他笔下的人物也不是主要作为一个可见的具象存在的,而是在他不断的分解和打破观察过程甚至于观察能力的过程中创造出来的一个完形(gestalt)。他的作品常被称为是对沉默的隐喻。就像所有说出来的话总被那些未说出来的话所掌控着一样,通过沉默,霍普的画的所有力量都聚积在他画中实际上不可见的那一部分。他的艺术使得我们能透过表面现象而去观察和体会其中的深意。

从他早期的尝试,到中期的发展完善,直至后期的全盛创作,我们可以看到其作品中清晰的连贯性。即使后期作品里出现了许多叙事手法,然而不论作品主题是人物还是现代生活的状态,其中的感染力无一例外地来自观者对于画中未被表达之物的意识。霍普的画面是对张力和隔离的表达,而他许多作品情景中所意指的沉默则是最为戏剧化、且最能表达其美学思想的主题。严密的结构、有限的主题和实验性的布光共同形成了霍普作品的冷静和集中的印象,而这正是他对当时社会的反应。

如果我们把雷金纳德·马什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至四十年代的作品拿来进行比较便能更好的理解霍普晚期那些描述人和城市的作品。马什同样也是现代城市的画者,他也将注意力集中在社会隔阂和压力,而他的作品中的女性也常常是社会变革的催化剂。虽然马什的诸如《包厘街醉汉》的作品可能会被人们贴上社会评论家的标签,但在他的创作生涯中,他越来越多地去描绘女性解放却又同时仍是男性幻想物的作品。在Paramount Pictures这一作品模糊了好莱坞幻境中的女性形象和真实世界中电影院入口处的女性之间的界限。在Steeokecgase Park中,女人们聚集在拳击场中,仿佛是被拿来迎合男人的欲望。Eyes Examined描绘了一个风华正茂的女人和一个令人生厌的男人。这些对社会某些方面的提取和聚焦,带着毫不掩饰的性别指示,在霍普的作品中是很少见的。相比马什作品中以残忍的视角来赤裸裸剥离批判对象,霍普非常不同地采取了一种保留的态度和一定的距离。他曾谨慎地形容自己的艺术

 

(进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