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

2015.4.4 纽约波士顿当天来回去看一眼老勾是否安好。可是看了之后我还是不能确定,只好记片段若干,权作走这一趟的一点点意义。

1.

老勾从Gund下来,提溜了一个好丽友派给我。我有点恍神,感觉他刚从五楼办公室下来。

2.

我们在楼里到处找vending machine,最后泄气地推门出去吹风。“上一次来这个court还是十年前。”老勾说。“喔,你高二那次……已经十年了?!“是啊,有十年了。”老勾看着远处。顿了一会儿,他开始说树:“你知道美国人种树怎么种的吗?你看这个court里的大树都七八十年了,再过七八十年他们就死了。美国人不会移植大树过来栽的,只会从小树开始种起,特别傻。所以七八十年后这个court里就没树了……”

3.

去中餐馆吃饭。像花栗鼠一样双手捧着糖碗翻找椰子糖的老勾。前台看不下去从柜子底下掏出了一颗珍藏的椰子糖给他,然后老勾心满意足的走了。也只这一刻我觉得他还是有以前顽皮有趣的样子。其他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人家问起来我只说得出一句:他好淡啊。